当前位置 :主页 > 机械 >
6月份租了一个更大的店铺来经营
来源:http://www.yunjh013.cn * 发表时间 : 2020-06-02 04:29 * 浏览 :

长沙王府井百货欧迪芬专柜6月份销量为258件,环比下降了一半多,但营业额下降幅度较小,5月份卖了8万多元,6月份营业额还保持了65000多元。“这个月主要因为上的新货多,提高了价格。新款489元、599元起价,还有1000多元的高档款。”专柜销售员何佩说。

没有了五月份的节日促销,六月份的内衣销量增速放缓。五一商圈三家品牌内衣专柜的数据显示,6月内衣的销量与5月相比,两家内衣销量微增,而一家大幅下降,平均环比下降35.77%。

虽然成本提高了,但陈文暂时还没提高肉丝米粉的价格,依然是5元/碗。“猪肉价格还可以接受,但肚片和鱿鱼的成本太高,只好将原价9元/碗的三鲜粉提价到了12元/碗。

这个月,长沙天气一天比一天热,米粉一天卖得比一天少,水电费却在攀升,一碗肉丝粉的成本也从5月份的5.458元涨到了6月份的6.013元。“夏天生意都不好做,”友益粉馆刘老板说,“5月份每天能卖五六十碗,现在也就三四十碗。”有同样感受的还有天心区五一大道五味粉馆的史老板,“6月的水电费5000多元,比上个月多了1000元,而米粉的销量也少了一些。”

位于开福区周南中学附近的原味粉馆由于生意还不错,6月份租了一个更大的店铺来经营,营业面积从50平方米扩大到100平方米,人工成本也从18000元/月增长到33400元/月。老板陈文介绍,现在租金和人工都翻番了,光靠卖米粉,绝对会亏本,而盖码饭的利润也不高,因此她打算在新店中加入利润较高的炒菜,以此来弥补成本上涨带来的损失。

内衣指数的下降并未显示出经济好转,数据显示,二季度中国经济增长继续回落,国家统计局新闻发言人、国民经济综合统计司司长盛来运指出,增长速度的下滑有潜在生产率下降和国际环境仍然复杂的原因,也是国家主动调控的结果。

米粉君经过调查研究发现,米粉销量降低而导致成本上升的原因可以从经济学的“边际成本”找到解释。“边际成本”指的是因增加一单位的产量随即而产生的成本增加量。

米粉君发现,如今长沙城里已经难觅5元一碗的肉丝米粉了,多个粉店老板认为,除非房租和人工成本很低,才有可能维持5元的卖价。芙蓉区黄春和吴老板补充说,“一般没请人的小店可能会卖5元。”

随着产量的增加,边际成本会先减少,后增加。由于米粉店的固定成本是不变的,例如房租、人工、水电等固定费用是每个月都必须支出,而可变成本就是跟随米粉销量变化的粉、猪肉、配料等,当米粉店产出的米粉量还不到足够大的时候,制作一碗米粉的边际成本随销量的增加而减少。因此销量越大,成本就越低,而夏天的长沙米粉销量下降后,也带动米粉成本上升。

骄阳似火的六月,雨花区友益粉馆的电扇和空调都开着,还是没法招揽更多的客人。

虽然多数老板忍受着销量下降带来的成本上升,但也有老板巧妙地利用了夏季的消费特点。津市牛肉粉店的营业额反而增加了,老板孔晓红说,“天气热了,客人吃的粉少了,但是客人消费的饮料上升了,总体上营业收入稍微有所增加。”